HIV检测试纸-艾滋病检测试纸购买-雅培试纸

HIV检测试纸-艾滋病检测试纸购买-雅培试纸

HIV检测试纸哪里买?艾检测网为您提供最新最快的艾滋病检测试纸,急速检测hiv病毒,准确性高,方便快捷!Hiv检测试纸主要有雅培艾滋病检测试纸、艾博hiv检测试纸、韩国SD检测试纸、爱卫(艾威尔)hiv检测试纸等!

菜单导航
Hiv检测试纸 > 行业新闻 > 正文

武汉艾滋病患者在新冠疫情下双重危机

作者: 艾检测网 更新时间: 2020年03月21日 09:59:30 游览量: 192

简述:

小肖会提前把艾滋病药的标签扯掉,再用小药盒分装好。每天凌晨一点,家人入睡后,她可以放心吃药。下午一点,

    小肖会提前把艾滋病药的标签扯掉,再用小药盒分装好。每天凌晨一点,家人入睡后,她可以放心吃药。下午一点,趁着家人洗碗的空当,把药片吞进体内,“如果被发现,就说是维生素。”

    趁着家人洗碗的间隙,小肖迅速把药片塞进嘴里吞下。

    作为一名艾滋病患者,她担心家人知道实情,所以平时都把药片分装进没有外包装的盒子里,但因为疫情的防控,盒子里药片少一颗,她的焦虑就添一分

快断药了


    对于很多艾滋病患者而言,药物等于生命。他们需要每天定时且终身服用药物,来抑制体内的病毒。一旦中途停药,就会增加发病和耐药风险,严重者可能导致无药可治。

    数据显示,湖北省的艾滋病患者在2018年底达到19万人。在日常生活中,这一庞大的群体相较其他患者更为隐秘。封城之后,武汉的艾滋病患者面临着身份“暴露”和断药的双重危机。为了解决艾滋病患者的断药危机,武汉同志中心的志愿者成了艾滋病患者的“代药人”。中心负责人介绍,疫情期间,有超过2000人通过电话向他们咨询求助,中心帮助了近千人免费领取到艾滋病药物。


    断药困境:管制前只备了一个月的药


    春节前,小肖备了一个月的药,但没想到突然而来的疫情,打乱了节奏。

    交通管制升级后,小肖所在的小区也禁止出入。

    眼看着药片一粒粒变少,她担心断药。2月16日,她还剩10天的药,打电话咨询时,医生建议她跨区到指定的社区门诊取药。

    2月20日,她还剩一周的药。多方打听得知,要联系社区、提供病历、家庭住址等,才能出门取药。无法接受隐私被泄露的风险,她只能作罢。2月23日,有艾友发给她金银潭医院的代领药物链接,说是填写信息后和证明后,有志愿者能帮忙送药。小肖如实填写了各种信息,希望能够等到好消息。

    2月25日,她得知,负责的志愿者出行临时遇到了困难。“我当时觉得完了,没有希望了,在所有能想到的社交媒体、政府网站上留言,说我也是传染病的受害者。” 好在第二天有社区工作人员主动联系了她,说只需报名字,就能去接她取药。当时,距离断药,仅剩一天。

    艾滋病患者赵先生,将这些煎熬浓缩在了一天。

    他是武汉一理发店的店长,过年回武汉郊区的家时,只带了一个星期的药。1月23日,是除夕前一天,武汉市开始交通管制,全部的公共交通工具停运。他第一时间担心的是没药了怎么办。

    没有轿车,也没自行车,他在地图上查了查,家距理发店10多公里,“不行就走过去吧。”从郊区的家里出发,走了近6个小时,他终于到了市内的理发店。推开店门后,他拖着酸软的身体翻出此前的囤药,还能吃一个月。拿到药之后,赵先生感觉“安全了”,他双腿已经肿胀,“实在不想再走回去了”,就想等封城结束再回家。

    对于很多艾滋病患者而言,药物等于生命。

    北京佑安医院性病艾滋病门诊主任孙丽君介绍,艾滋病患者需严格遵循“依从性原则”,每天定时且终身服用药物来抑制体内的病毒。如依从性小于95%——相当于一个月超过两次断药,这种情况下容易产生耐药性。如果病毒对一种药品产生耐药性,则需要更换一组药物。

    金银潭医院爱心门诊主任阮连国也说,断药可能会造成艾滋病毒的反弹,患者免疫力下降,造成病情复发,一旦耐药,不仅会导致选择的药物受限,而且艾滋患者体内的病毒传染性也会增强。

    志愿者们在金银潭医院取药。


武汉艾滋病患者在新冠疫情下双重危机


    “暴露”危机:担心患病信息泄露连累全家人

    与无药可治同样让感染者害怕的,是被暴露。小肖说,身份暴露后的艾滋病患者就像是“魔鬼代言人”。

    正因如此,小肖会提前把艾滋病药的标签扯掉,再用小药盒分装好。每天凌晨一点,家人入睡后,她可以放心吃药。下午一点,趁着家人洗碗的空当,把药片吞进体内,“如果被发现,就说是维生素。”

    这种对身份暴露的敏感,也让艾滋病人的求药之路多了重重障碍。

    2月中旬,从武汉回到湖北潜江老家的艾滋病患者李云,药物也将要用光,他在网上发出求助。一位艾友给他捐赠了一个月的药物,但快递卡在了潜江市内,“想拿到快递,要么开通行证去取,要么让乡镇医生送到家。”

    开通行证要详细的个人信息,家人又恰与乡镇医生熟识,李云觉得,这两种方式太过“危险”,“断药的后果是我自己一个人承担,一旦信息泄露,连累的就是全家人了。”李云说,他不敢想象,如果乡里人知道他是艾滋病人后,会用怎样的眼光来看待他们一家。

    于是他开始“科学断药”。按照网络上科普博主教的方法,先断最容易耐药的依非韦伦,再断其他两种。他想尽可能坚持得时间久一些,慢慢等待转机。

    等待转机的还有小芸。

    小芸是武汉的一名大学生,原本一直在金银潭医院取药,寒假回到了外省老家。

    因为疫情防控,很多艾滋病患者滞留各地,无法回到原先免费领药的城市。对此,中国疾控艾防中心1月26日发布了《关于保障异地滞留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免费抗病毒治疗药品的通知》。该通知称,艾滋病人可寻求滞留地抗病毒机构的帮助,并与原治疗机构核对后,可申请借用1个月的药量。

    但去区里拿药,对于小芸来说是一件特别需要勇气的事,“担心我们这种小地方,走哪儿都是熟人,万一被人看到就有暴露身份的风险。”

    但“为了活命”,她还是决定试一试。她先打电话给当地的疾控中心,得知只有拿到金银潭医院开出的函件,她才能凭此到当地疾控部门直接取药。

    但金银潭的电话总是在忙碌。连打数天电话无果后,一名艾友把一个寄药的链接发给了她,说填写信息后,有志愿者可以帮忙去医院代领药物,然后寄给她。

    志愿者代领药物,成了小芸的救命稻草。

文章链接:http://www.imenpiao.net/news/510.html

文章标题:武汉艾滋病患者在新冠疫情下双重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