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V检测试纸-艾滋病检测试纸购买-雅培试纸

HIV检测试纸-艾滋病检测试纸购买-雅培试纸

HIV检测试纸哪里买?艾检测网为您提供最新最快的艾滋病检测试纸,急速检测hiv病毒,准确性高,方便快捷!Hiv检测试纸主要有雅培艾滋病检测试纸、艾博hiv检测试纸、韩国SD检测试纸、爱卫(艾威尔)hiv检测试纸等!

菜单导航
Hiv检测试纸 > 艾滋病治疗 > 正文

艾滋病防治工作二十年 陈晓宇医生教你如何走出恐艾症

作者: 艾检测网 更新时间: 2020年04月11日 22:10:24 游览量: 111

简述:

各位恐友好,我是陈晓宇,既是一名有20年防艾经验的一线医生,又是一名接受过系统干预训练的心理老师;既是一名

各位恐友好,我是陈晓宇,既是一名有20年防艾经验的一线医生,又是一名接受过系统干预训练的心理老师;既是一名拥有25万粉丝的网红,又是一名“尘肺病绿色救助”宣传的公益达人;既是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恐艾干预老师,又是一名疾控中心工作的医生;既帮助了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脱恐,也救助了很多艾滋病感染者,有很多恐友在和我进行了一对一系统恐艾预约,3-9个月彻底脱恐以后,成为了朋友,有的时候他们也因旅游或出差,来四川乐山看看我和瓷娃娃陈艳,看看我生活着的这个全国知名旅游城市,来体验一下正能量满满的陈医生“防艾”和“恐艾干预”的生活。

(图片:陈医生常被评为防艾优秀工作者)

因为我从事着艾滋病防治工作,除了接触到很多艾滋病感染者以外,也会接触到很多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平时疾控中心的艾滋病咨询热线百分之九十五都被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所占领,他们夜以继日的打电话,电话那头带着明显的焦虑,也总是开门见山就描述自己的行为风险,经过简短的评估告知没有问题以后,很愉快的放下电话。可是还没有过几分钟,又打电话来反复问询自己的这个行为到底有没有可能感染艾滋病。以前我对这样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束手无策,也只能再次明确告诉他真的没问题,不用再检测了,可我也深深的明白,我这样给他的回答也只是暂时的安慰,并不能彻底帮他走出恐艾症,他一定还会给全国其他地方的艾滋病热线打电话,获得答案后舒服一阵子,又接着打,周而复始,永无止境,我曾经想过,他们是不是也会对自己这样反复拨打电话,乃至在网络上反复问询艾滋病风险和反复搜索艾滋病信息感到痛苦和厌倦呢,可惜那时我只是一名一线的艾滋病防治医生,更多了解的是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

直到十一年前我和张珂博士在汶川大地震的公益救助中认识,我们相互就恐艾症进行了探讨。作为一名在精神卫生中心工作的医生,张老师也曾经接待了不少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也在感慨这一类严重心理障碍的人并不像普通的强迫症,焦虑症,抑郁症患者那么简单,不仅所带来的负能量巨大,预后性极难,而且复发率也不低,他曾经也为自己所接待的恐艾症患者头疼不已。我俩一拍即合,各自利用自己擅长的工作领域和资源,成立了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那年,张老师进入了艾滋病防治领域工作,参加了大量的艾滋病防治工作,接受国家大量公共卫生系统培训训练,成为了一名具有心理干预实力的优秀艾滋病防治工作者。而我也在后来接受了心理培训,考取了心理咨询师资格,参加了曾奇峰、李子勋、申荷永、盛晓春等知名大咖的训练,成为了一名具有多年丰富艾防经验的心理老师。也在这个时候,我才能慢慢共情和理解到来疾控中心咨询我的恐艾症恐友,也才发觉真正要帮助到他们彻底脱恐成功,不是靠一两句没事的安慰就草草了事。我也更加明白了为什么很多恐友咨询了全国众多艾滋病专家,反复拨打了各地疾控防艾热线,耗费了大量时间精力,甚至有的艾滋病专业知识都超过了陈医生,还没能脱恐的那种迷茫和痛苦。

陈医生想结合自己既作为疾控中心的一名一线艾滋病防治医生,又作为一名拥有心理干预资格的老师,给各位恐友谈谈我在恐艾干预工作中的一些经验。艾滋病恐惧症恐友一方面因为艾滋病知识不系统,而更重要的是很多忽略了由于艾滋病信息刺激产生的心理问题对自身的影响,中国人很多不了解也不理解心理,正是这样的不了解,才导致了无法从根本上脱恐成功。恐艾干预,是艾滋病防治知识和心理干预的有机结合,形成的独立学科,可以较为全面的解释恐艾成因,恐艾恢复步骤,恐艾症患者意识重构等等。结合这么多年通过一对一干预的脱恐率,我可以明确的说恐艾干预是恐友们彻底脱恐的最有效方式之一。以下我将就我在防艾和恐艾干预两方面的多年工作经验给广大的恐友们提出一些脱恐的方式,以避免大家走入思维误区,迟迟无法脱恐成功。当然脱恐不易,更多是需要靠大家共同努力,持续的强化训练,方能成功。

第一点是,很多恐友觉得自己对艾滋病知识点不懂,那么就去网上搜,或者打个电话去疾控,去医院问一下到底有没有感染风险概率多大,去网上搜索一下艾滋病的知识点,就能够完全脱恐成功了。我从事艾滋病工作这么多年,也接听了很长时间艾滋病恐惧症恐友打到疾控中心的咨询电话,就是反复问自己有没有感染风险,明确告知没有感染风险,当时听了这话满意的挂了电话,可是没有过几天又打电话来咨询同样的问题。这个时候就可以想想,我们打电话告知一个结果判定对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有用吗,基本是没用的。因为长期从事艾滋病防治相关的工作,也有一群涉及艾和恐艾的粉丝,后来私下关系好了,有的恐友就会告诉我,他们其实不止打一个疾控中心的电话,有的人甚至一天要给一百多家不同的疾控中心打电话去咨询艾滋病感染风险,他们也承认,他们不会在乎医生说的什么,他们只是选择打卡满足自己的安全需求罢了。有的恐友认为自己把全国的疾控中心问完了,自己就能脱恐了,也就让自己不断的打卡式询问,结果可想而知,很多人并没有因此脱恐。那是因为作为艾滋病恐惧症,是需要一个持续的刺激,如果只是轻微的恐惧,一个简单的回答就自然消除恐惧。然而都已经恐惧得很深入,并且到处咨询,长期滞留于网络中,这个就真不是靠我们做艾滋病工作的医生简单两句话所能够解决的,也许我告诉了你没有感染风险,但是你自己是从内心中真正去认可吗。或者这样说,很多人也咨询了全国最一流的专家,得到答案是没有问题,按道理可以脱恐了,那为什么还在担心呢。这个时候需要说明的是,恐艾症患者需要持续的刺激,不断的去纠正其思维中的误区或执拗。这也是为什么作为一对一恐艾干预设置的时间都是在一个小时左右呢,因为一个小时左右的持续刺激才能产生促使人去改变的状态,才能产生效果。美国心理学家曾经做过一个实验,需要对一个人的思维进行影响,至少需要持续不断的刺激21个小时以上。而平时大家给疾控中心或者医院医生打个电话,就是几分钟时间,如果恐惧不严重,特别是才恐惧了一两天,受到的刺激还不大,那么医生的几句话就可以让大家不再恐艾。但是如果已经是在网络上搜索了大量文献,和其他恐友就每个专家不同的言论进行探讨,产生了矛盾冲突,刺激足够强烈,单纯是靠几分钟的沟通是不可能脱恐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恐友疑问了,自己已经问了很多专家,脱不了恐。那就是恐艾问题出在心理而不是生理,需要靠心理和恐艾想结合的恐艾干预方法,而恐艾干预的设置都是基本上是以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为一次沟通进行起步,方能够在单次的刺激中产生足够的能效。所以我们经常说脱恐它是必须需要时间,不仅是脱恐恢复的时间,而且在进行一对一干预刺激的过程中,也是需要大量的刺激,且每一次的刺激都维持在至少四五十分钟及以上。有一个咨询者以前经常在微博上留言,我每次工作忙完都会回复,过了五个月,他仍然感觉无法脱恐。后来直接选择了一对一沟通,在沟通了两个小时以后,得到了一个强性正向刺激,其感觉效果远远大于单个问题的问法,后来又进行了多次系统一对一的沟通,两个月后,其基本脱恐成功,工作生活正常,也不愿意再在网络上进行搜索和询问了。

文章链接:http://www.imenpiao.net/zhiliao/4922.html

文章标题:艾滋病防治工作二十年 陈晓宇医生教你如何走出恐艾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