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V检测试纸-艾滋病检测试纸购买-雅培试纸

HIV检测试纸-艾滋病检测试纸购买-雅培试纸

HIV检测试纸哪里买?艾检测网为您提供最新最快的艾滋病检测试纸,急速检测hiv病毒,准确性高,方便快捷!Hiv检测试纸主要有雅培艾滋病检测试纸、艾博hiv检测试纸、韩国SD检测试纸、爱卫(艾威尔)hiv检测试纸等!

菜单导航
Hiv检测试纸 > 艾滋病治疗 > 正文

2017年恐艾干预笔记——脱恐和成为艾滋病“专家”关系不大

作者: 艾检测网 更新时间: 2020年04月17日 23:31:39 游览量: 88

简述:

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恐友好,首先祝愿在本机构学习的恐艾恐友都能在2017年脱恐成功。因为每年11月-1月是我们防艾

各位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恐友好,首先祝愿在本机构学习的恐艾恐友都能在2017年脱恐成功。因为每年11月-1月是我们防艾工作者和艾滋病研究工作者最忙的一段时间。所以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更新恐艾干预笔记。平安夜写了几百字祝福平安的字段,也还不及咱们中心疾控陈晓宇医生在恐艾干预QQ群169609440里面为恐友们答疑边陪恐友们过平安夜,跨年夜也写了几百字新年祝福的字段,也不及陈晓宇医生在恐艾干预中心官方1群陪恐友们过跨年夜。在这里祝福各位恐友脱恐的同时,也祝咱们机构的每一位医生,以及兼职的专家们在新年的一年内都健康快乐,研究成果遍地花开,也祝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在新的一年继续保持国家优秀社会组织风范,为咱们国家艾滋病研究、防治以及性病艾滋病恐惧症双相干预做出积极的贡献。而张老师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尽可能保证张医生在线留言回复的内容质量和速度频率,和基本上一周左右更新一篇恐艾干预笔记。所以也希望更多的恐艾志愿者能够从网络走向实体,走向实际,毕竟恐友们很多因为网络产生了怨恨的情绪,导致无法有效的脱恐,大家都需要以现实面对面的一种真实交流,构造一种能量体的直接交换,方能让自己脱恐。

四川省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副秘书长毛老师在进行防艾项目工作培训

1、  每一位恐友都是一位恐艾干预“专家”

以前并没有这么多恐友,很多人也发现现在的恐友越来越多,试纸商空前活跃。虽然网上所说的几千万可能没有经过调查的预估有点夸张,但是近几年恐友大幅增加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当然,这都是网络所恩赐。但是现在有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艾滋病感染者往年轻化和老年化蔓延的比较厉害。对于年轻人是边恐艾边侥幸的去高危,然而老年人感染率也是空前扩张,只是真正恐艾的老年人并不多,甚至并没有,比如说活跃在各大论坛及贴吧的恐友,通过我们的调查也以30岁以下的人群占了绝大多数。为什么老年人很多不恐艾呢,除了有部分老年人觉得自己反正自己也是到了知天命的年龄,能活多久算多久,而艾滋病感染还能活5-10年呢,那感不感染又有什么意义呢。第二就是老年人上网的人数比非常少,所以对艾滋病感染及蔓延有恃无恐,也根本对于艾滋病的恐惧几乎没有。客观说,网络就是一个恐友制造器。为什么网络能够制造更多不同风格和性格的恐友呢,这是受人的知识局限所决定的。

本来我们人都有一个相对稳定的防御能,这是属于我们人多种本能中的一个。一旦觉得有一点点疑问,恐友们可以记住,仅仅是一点点疑问,就去网络上搜索一下相关的信息。岂不知一入搜门深似海,从此脱恐成奢望。网络的大数据信息如排山倒海般的过来,以至于我们难以消化。就像我们吃饭人的平均吃饭速度是十五秒咀嚼吞咽,现在直接被人逼迫两秒咀嚼吞咽一次,这样极其容易导致死亡。当具备恐艾倾向的恐友在网络上一下子看到了艾滋病感染晚期等重口味图片,知道了艾滋病还有一个窗口期,试剂还要分假阴假阳,这几乎颠覆了恐友们的三观。应激性的心理反应便在这个时候形成了,也就是说恐友脱恐需要获得与自己有利的支撑,哪知道按照自我本能需求和不良好的习惯,导致了事态朝着未知的方向走去。但是恐友们不太清楚自己的方法是否正确,还是按照自己所认为的方向走,结果知识倒是越来越丰富多彩,甚至能达到一个防艾工作人员的水准。但是心理却是越陷越深。这是一种典型的恐友制造步骤。客观说,几乎所有恐友都经历了这么一个步骤,否则也不可能长期深陷于网络的泥潭,而早就已经逃出生天。恐友圈子充满了极大的负能量,按照人本能的作用反应,应该是越离越远,甚至尽可能的不再触及。可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恐友“脱恐”以后还一直停留在恐艾圈呢,那是因为潜意识中依旧是觉得安全信号不足够支撑自己完全解离甚至脱离,故而以志愿者身份继续获取零散的知识维系自我的安全需求消耗。虽然这并不是最科学的,但是或许在没有得到指导下,也是部分恐友暂时维持心态相对平衡的方式。恐友们大都呆在网络上,知识信息量巨大,不可否认有大量的确是正确的知识,但是因为涉及到试纸商业化,为了刺激更多的恐友走向靠试纸检测来“脱恐”的目标。

也许网安可以监控,但是对于广大网民并不一定可以辨别,所以网络上总会存在着各种各样的言论,网络披了一层虚假的外壳和扭曲的角色关系,所以看起来很像仅仅是一名恐友,其实仅仅是试纸商团队的销售整合策略罢了。恐友们在受到防御激化影响的时候,必要通过更多的知识来满足自我的需求。这才有了很多恐友大肆搜索,以至于养成了一种疯狂搜索的不好习惯,就算在后面靠强制干预,也并不一定有效,这种其实和类似于网络成瘾有一定的相同之处。只是网络成瘾很多是活在了虚拟,而拒绝现实化。恐友们不是想拒绝现实化,只是大多数觉得因为一些不可告知的恐艾原因,更加的倾向于虚拟世界拒绝网络世界,并且目标是一旦脱恐就立马不再搜索,可是事实上大部分事与愿违。沉浸在网络上不断搜索是极其痛苦的,但是几乎每一个恐友都因此而成为了“专家”,甚至说得头头是道。就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调查统计,基本上一个恐友在网络上学习个一周,就可以达到去安慰别人的水平。也就是说一个恐友在恐艾七天后,他就已经具备了安慰其他恐友的能力。

文章链接:http://www.imenpiao.net/zhiliao/5558.html

文章标题:2017年恐艾干预笔记——脱恐和成为艾滋病“专家”关系不大